• <button id="eiyoe"><acronym id="eiyoe"></acronym></button>
    <em id="eiyoe"></em>

  • <rp id="eiyoe"><acronym id="eiyoe"><input id="eiyoe"></input></acronym></rp>
      美刊報道:千年糞便揭秘古人食譜

      據美國《大眾科學》月刊網站10月16日報道,古代糞便證明人類一直喜愛啤酒和奶酪。

      報道稱,本周發表在美國《當代生物學》半月刊上的一篇論文關注了青銅時代、鐵器時代和巴洛克時代的4個古代糞便樣本。一方面,來自木乃伊研究所、特倫托大學和維也納自然歷史博物館的研究人員了解了這些人消費了什么樣的啤酒和奶酪,但更重要的是,研究結果表明,工業化很可能改變了西方的飲食。

      該論文的第一作者弗蘭克·邁克斯納說:“通過使用分子手段,我們可以對當時人們的飲食和食物保存習慣有一個更加詳盡的了解。”通過研究含有微量啤酒和奶酪的糞便,研究團隊發現,早在2700年前的鐵器時代,人類就已經使用復雜的技術給發酵食物添加味道。

      報道稱,這些樣本來自距離薩爾茨堡約45英里(約合72公里)的小鎮哈爾施塔特附近的鹽礦。邁克斯納說,人們整天在礦里工作,所以他們吃喝拉撒都在井下。在數千年的壓力下,加上土壤中的脫水鹽,他們的糞便變成了沒有臭味、干燥的樣本,生物分子仍然完好無損。

      報道稱,有一些線索表明礦工們喝了什么類型的啤酒。他們發現的一種真菌是釀酒酵母。研究人員根據缺少的酵母類型,可以排除某些類型的啤酒,比如拉格啤酒和其他通過自發發酵釀造的啤酒。邁克斯納說,他的團隊懷疑這是一種“傳統啤酒”,就像一種淡啤酒,這種啤酒對儲藏溫度不那么敏感,而且在沒有制冷技術的情況下更容易存放。

      據美國《大眾科學》月刊網站10月16日報道,古代糞便證明人類一直喜愛啤酒和奶酪。

      報道稱,本周發表在美國《當代生物學》半月刊上的一篇論文關注了青銅時代、鐵器時代和巴洛克時代的4個古代糞便樣本。一方面,來自木乃伊研究所、特倫托大學和維也納自然歷史博物館的研究人員了解了這些人消費了什么樣的啤酒和奶酪,但更重要的是,研究結果表明,工業化很可能改變了西方的飲食。

      該論文的第一作者弗蘭克·邁克斯納說:“通過使用分子手段,我們可以對當時人們的飲食和食物保存習慣有一個更加詳盡的了解。”通過研究含有微量啤酒和奶酪的糞便,研究團隊發現,早在2700年前的鐵器時代,人類就已經使用復雜的技術給發酵食物添加味道。

      報道稱,這些樣本來自距離薩爾茨堡約45英里(約合72公里)的小鎮哈爾施塔特附近的鹽礦。邁克斯納說,人們整天在礦里工作,所以他們吃喝拉撒都在井下。在數千年的壓力下,加上土壤中的脫水鹽,他們的糞便變成了沒有臭味、干燥的樣本,生物分子仍然完好無損。

      報道稱,有一些線索表明礦工們喝了什么類型的啤酒。他們發現的一種真菌是釀酒酵母。研究人員根據缺少的酵母類型,可以排除某些類型的啤酒,比如拉格啤酒和其他通過自發發酵釀造的啤酒。邁克斯納說,他的團隊懷疑這是一種“傳統啤酒”,就像一種淡啤酒,這種啤酒對儲藏溫度不那么敏感,而且在沒有制冷技術的情況下更容易存放。

      邁克斯納的第二個結論是,他們有著更健康、更具生物多樣性的腸道菌群,因為他們吃的是未加工食品。

      邁克斯納說:“我們的腸道是肌肉,因此需要訓練。”歷史悠久的糞便顯示,這些人以全谷物和纖維為食,這促進了細菌的生物多樣性,進而促進了腸道的健康。但邁克斯納補充說,因為工業化的緣故,自鐵器時代以來,這種情況已經改變。加工食品的出現減少了復雜的碳水化合物和纖維,這意味著更多的現代西方人需要較少的細菌來分解他們胃中的食物。邁克斯納對加工食品嗤之以鼻,他說它們讓我們的腸道變得“懶惰”。